您的位置: 托寶集運 / 觀點 / 四月觀察 / 正文

宜興紫:美國的金融掠奪週期和中國應對戰略

2018-10-23 11:54:57 作者: 宜興紫 評論: 字體大小 T T T
中國現在需要一次新的、徹底的思想解放,要把我們中國人的思想從對美國的制度仰視、文化仰視、科技仰視的桎梏中解放出來,徹底擺脱對美國的精神依賴與迷信,堅定地、自信地走自己的路,一條自力更生的通向中華民族復興的路。

1、

美國的金融掠奪週期和中國應對戰略

宜興紫

中國現在需要一次新的、徹底的思想解放,要把我們中國人的思想從對美國的制度仰視、文化仰視、科技仰視的桎梏中解放出來,徹底擺脱對美國的精神依賴與迷信,堅定地、自信地走自己的路,一條自力更生的通向中華民族復興的路。

必須對特朗普及其經貿摩擦總體形勢有清醒的認識。有沒有特朗普,中美之間的問題都是一樣的,只是由於特朗普在政治上和國際貿易上的幼稚與無知,才把這場戲演得非常過份,乃至笑點頻頻。換一個人上台,方式方法上會有變化,但劇本不會變,甚至可能會更糟。特朗普是個商人,但並不是很多中國學者理解的那種商人。一個正常的高明的有德行的商人,往往是希望雙贏,做一樁利己又利他的生意。在美國,特別是曼哈頓,有一種商人一定要把對方逼的傾家蕩產、一絲不掛,利益絕不給您剩一毫一釐,不僅要在商業上搞垮您,同時要在精神上充分享受征服者的愉悦,頗似小品《賣枴》裏演的那種忽悠大師。這種商人不會顧及自身的處境,不怕自己破產,甚至可能把破產當成利益最大化手段。他們相信,大不了重頭再來,而且,當他們走背字時,又會一改前態,低三下四地來祈求對手的饒恕,亞賽寓言《農夫與蛇》的橋段。

2、

特朗普現在敢於對中國發動史詩級的經貿摩擦,絕非僅僅是他個人的心血來潮,後面有複雜的背景。第一,美國的民意。美國至少50%以上的民意是支持特朗普這樣乾的,特朗普也正是認識到這一點,才會如此有恃無恐。現在美國的媒體和精英階層連篇累牘地批判甚至嘲笑特朗普,但是,這並不表明媒體與精英層真實地反映了50%以上的選民意志;第二,美國對中國的恐懼和無知。美國的媒體和精英階層雖然在不斷地揶揄特朗普製造的經貿摩擦,但是,他們更多地是認為特朗普不應當對全世界的主要貿易伙伴同時發難,而應當聯合歐盟、加墨、日韓共同地壓制中國。他們比較普遍的認識是,既然過去20年,3位總統都拿中國沒辦法,就讓特朗普不按牌理打一副牌吧。

備受特朗普指摘的全球化,原本是美國人自己倡導並大力推進的,是美國的產業資本完敗給美國金融資本的必然結果。由於美元的特殊國際地位,金融資本發現只要動動腦子,玩玩心眼,美國印出來的各種文書就可以輕輕鬆鬆地掙到錢,而完全無需去揮汗如雨地在美國國內搞製造業。於是乎,把這些苦活兒交出去,自己輕輕鬆鬆地數票子。在東南亞、南美,甚至是東亞,無數國家都已經證明了這樣一個循環,承接產業——賣苦力掙錢——積累財富——夢想過上雞生蛋蛋生雞的掙快錢的生活——結果被洗劫的雞飛蛋打,之後欲重頭再來而不得。這也就是所謂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來源,也是一種美國的金融資本設計的一種週期性劫掠方式。從戰略層面上講,這些國家的困苦,正是美國的產業資本和金融資本雙贏的結果,大有孫猴子本事再大,也跳不出如來佛的掌心的意思。

但是,遇到中國,美國的產業資本和金融資本都突然覺得戲碼不對了。中國不是唯一一個,甚至不是第一個,承接美國轉移製造業的國家,但是,中國卻是迄今為止,唯一一個沒有被美國金融資本徹底洗劫過的國家。美國產業資本被中國的製造業打得無處落腳,金融資本想洗劫中國卻無從下嘴。如果再不限制中國的科技進步,讓中國完成產品的更新換代,美國就偷雞不成蝕把米了,不僅產業無法生存,金融也都會遇到麻煩。這才是美國為什麼現在各行業各階層都團結一致要遏制中國的由頭。

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,美國的精英集團也想了很多辦法,比如人權問題,WTO問題,中美國問題,環境問題,台灣問題,TPP/TIPP問題等等,但都沒什麼實際效果。現在,特朗普希望把在中國的製造產能全部搬回美國,這的確是有些異想天開。美國如果還能夠容納這些製造能力,當初就不會把這些製造能力轉移給中國。當然,特朗普還另有打算,即使不能搬回美國,但至少可以轉移到別的國家去。這樣的做法,雖然不能解決特朗普所希望解決的貿易逆差問題,但是至少可以分散全球製造業和產業鏈的佈局,並使得美國的週期性金融掠奪方式得以維繫。至於其它國家或區域是否具有中國這種集成合成能力,是否能夠在製造效率上超越中國,對於特朗普和美國精英而言,屬於兩害相權取其輕的取捨問題了。

中國能夠免遭美國金融資本的週期性掠奪,根本原因就是中國的體制迥異於美國和世界其它任何國家和民族。在當年WTO談判的時候,美國精英階層非常自信的認為,只要把中國納入西方貿易規則的軌道,中國體制必將發生根本性的改變,從而其週期性掠奪方式就可以實現。但是,將近20年過去了,中國經濟發展起來了,而體制卻沒有發生根本性的變化,他們的週期性掠奪也無從施展,所以才變得如此氣急敗壞。這也證明了美國對於中國體制的認識發生了較大的變化,美國人現在已經從過去對中國體制的不屑的自大中醒來,發現中國體制才是中國的最核心競爭力,所以,他們已經開始向中國體制開刀了。中國希望與美國不成為敵人,爭取與美國和平共處,甚至還會與美國保持或發展大規模的經貿往來。但是,美國現在要求我們,以變更體制為代價為前提,才能繼續維持正常關係。

除了週期性金融掠奪無法實現之外,美國還更為忌憚中國在製造業方面的學習、創新和產業化能力。很多人以現代科學沒有誕生在中國為由,認定中國文化是排斥現代科技的,這種理解極為錯誤。中國沒有率先叩響現代科技的大門,是因為中國人最早看到了現代科技可能給人類帶來的危害,有意識地不走近現代科技的大門。同時,中國人完全沒有預料到,現代科技一旦被其他人率先掌握,可以給中國帶來如此之大的傷害,要説中國文化有失誤,後一點才是最大的失誤。

中國文化的務實觀念、實事求是、知行合一和格物致知等治學手段,都使得中國人可以很好地掌握現代科技。只要中國人下了決心,中國人一定可以全面掌握現代科技,並將其投入實際應用。讓美國人更為擔心的是,中國人勤勞、努力,一旦一項技術被中國人掌握了,中國人就可以造出比西方人更具有性價比的產品。故此,如果不馬上、立即制止中國人自主研製高科技產品的努力,美國人不僅僅失去了金融掠奪的機會,更失去了所有盈利的機會。這兩項疊加,使得美國人惱羞成怒。

面對惡化了的中美關係和美國咄咄逼人的體制變更訴求,我們當然不能按照美國人的意思來變更體制,不是為了不變而不變,而是因為這套體制是好的,是適應中國的國情的,並且有效地防範了全面地金融掠奪。中國當然不能中斷自身的進一步改革開放,但是問題是向哪裏改革,往哪裏開放。中國必須要有充分的自信,相信我們的體制才是先進的、正確的,堅守現有體制的核心部分,不可放棄自己的根本優勢。

中國首先要解放自己的思想,從對於美國體制美國文化的仰視中解脱出來,把國人從美式思維的桎梏中解放出來,擺脱美式思維的羈絆。中國要堅信中國道路的正確性,要破除對美國的迷信。美國體制只是美國的體制,不是普世價值,並不是人類解決自身問題的最優方案,更不是唯一的解決方案。不要寄希望於美國會有一天良心發現,進而容忍並坐視中國的進一步發展,放棄他們的週期性金融掠奪戰略。中國必須堅持“自力更生為主,爭取外援為輔”的總體思想,堅定地走產業立國、科技立國的道路,靠自己,振興產業,集中力量搞科技,進行產業升級,要做出別人做不出來的東西。中國要鼓勵各類不同經濟性質的企業積極創新、積極發展,同時要更大地發揮體制優勢,做好央企國企和國有科研機構,加快國有企業的市場化改革,激發每個國企員工的積極性、創造性,使非金融業類的央企國企集中精力搞好製造業,切實加大科技研發的投入,切實獲得真實的技術突破,做出別人做不出來的產品。

金融業要牢牢掌握住為製造業服務的宗旨,不要把製造業作為金融業的噱頭,不要被美國的金融資本帶到溝裏去。中國金融業最大的問題是試圖模仿美國的金融體制。美國是金融立國的典型經濟形態,一切以金融為核心,實體產業只是金融業的題材。美國這種做法的可行性前提是美元的國際霸權地位,在進行金融戰的時候,美元是本幣,而其它任何國家使用的外儲。中國這麼多年一直強調金融為實體經濟服務,效果不甚明顯,其重要原因之一,就是盲目地模仿美國的金融主導地位。不改變這種對美國經濟方式的盲目崇拜和盲目跟風,中國金融業就無法實現為實體經濟服務的根本轉型。金融類的央企國企要成為各類所有制的製造業企業的堅實後援,可以積極借鑑美國的金融創新經驗,但是,所有的借鑑和創新的目的,都只能是支持提升產業和科技的發展水平,從而帶動整個社會朝着產業興國,科技興國,獨立自主,艱苦奮鬥的方向發展。

3、

美國一定會把中美之爭拖入金融層面的。面對一場遲早就會到來的疾風驟雨,中國必須扎牢自己的籬笆,在開放金融市場方面,採用極為慎重地態度,且在開放過程中保持充分彈性,也就是説,永遠不要失去可以適度後撤的機會。在這方面,中國其實有很好的經驗,比如我國《外匯管理條例》,公佈實施以來幾十年,內外部環境都發生了極大的改變,中國已經從一個外匯極具短缺的國家,變成了全球外儲第一大國,該法的條文卻一直都沒有大的變化,但同時又什麼情況都可以處理。這就是彈性和迴旋餘地,戰戰兢兢,如履薄冰。

中國要自覺地主動地積極地進行“後美元時代”的探索,中國金融業的全面開放一定要在後美元時代到來之後,而不是之前。實際上,全世界(包括美國)現在都在自覺不自覺地為“後美元時代”做着必要的準備。 “後美元時代”要解決美元存量與增量這兩個問題,美元由於被使用了很長時間,存量巨大,無法一時擺脱,對於存量和增量要尋求不同的處理方式。美國國債的發行量越來越難以控制,外國持有美國國債的比重在不斷增加,面對如此龐大的美國國債,任何一個正常一些的人,都會不禁自問,美國到底如何償還這一個天文數字的債務?這個數字遊戲最後的結局是什麼?故此,中國應儘快處理美債,以應對“後美元時代”的到來。

後美元時代不會一夜之間到來,將是一個漸進的過程,美元肯定會繼續得到使用,但是,美元的國際地位會逐步地下降。中國要爭取國際社會共同努力,加強針對美元的國際共治程度,需要採取相應的措施,逐漸降低美國對於美元的控制權力,比如建立獨立的美元和其它國際貨幣的結算系統;在大數據技術發展的前提下,對於大宗商品採用易貨貿易的結算方式;可以考慮在某些領域恢復金本位制,改革匯率的形成機制;中國的各項經濟數據均使用人民幣計價等等。總之,在後美元時代,國際社會中不應再存在一種具有霸權性質的某一國家的本幣。

過去,毛主席經常以敵為師,説日本人、蔣介石是我們的老師,今天我們也可以説特朗普也是我們的老師。他們讓我們清楚地看到對方的弱點和我們的不足,看到了我們可以如何地完成自身建設,實現自我飛躍,從而超越對方,把自己變得比對方更為強大,最終將自己的夢想變成現實。雖然由於中美經濟體量的差距、經濟數據統計方式的區別、本幣的國際地位和歷史積累等諸多方面原因,從短期看,中美經貿摩擦對中國經濟的衝擊要大一些,但這都不是最大的問題。最大的問題是中國將如何應對中美之間長期的、固有的矛盾,一定要抓住最核心的問題,而不是皮毛。即使哪天特朗普突然轉變對華態度,或者美國政府換人換思路了,我們千萬不要好了傷疤忘了疼。一定要堅持自力更生、產業立國的方向,我們要沿着我們認定的道路堅定地自信地一步一個腳印走下去。“下定決心,不怕犧牲,排除萬難,去爭取勝利。”

2018年10月23日記於西山

責任編輯:東方
來源: 四月網
相關推薦:
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?已經有0人表態